墨筱零

喻黄、
叶黄、
黄少天相关。(不逆!)
瓶邪、
黑花、
吴邪相关。(排上。。)
实力甜甜吹!(……)

海的女儿(喻黄篇)

·江周篇自戳lof主页qaq

·私设

·情人节快乐♡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就请继续往下阅读吧!↑

黄少天是周泽楷的哥哥,亲的那种,为什么他和周泽楷一个话痨一个话废还可以聊的这么来呢?虽然黄少天人很好,周泽楷人也很好,但这不是他俩聊得来的原因。

从小黄少天就被老大叶修和老二张佳乐欺负到大,也有可能是老大一个人欺负他们两个,老三王杰希和老四方锐完全没办法聊天啊,看着那双眼睛就失了聊天的兴趣了,老五吴羽策看上去还不如老七周泽楷好说话,这才是话痨和话废为什么聊得来的原因。

有传闻人鱼一族和巫师素来不和,但是有一次被许多人看到人鱼与巫师一块儿出游,这个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尽管黄少天回到家后被他父皇打了顿惨的。

当时周泽楷还小,他不知道为什么六哥被打了顿惨的还在房里笑的傻兮兮的,吓得他当时以为六哥傻了,冲上去就要给黄少天几个大耳刮子把他打清醒。

黄少天还在笑,笑的特别傻,但是就算这样也不是喻文州可以看着别人打他的原因。

周泽楷挣了半天也没能把自己的手从喻文州的手里挣脱出来,郁闷地瞅了这人一眼“…疼。”

那人看了他一眼就关上了门,隔着门传来的声音也闷闷的,“抱歉。”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喻文州,他对这人真没什么好感,但是听黄少天跟他说多了好感也就自然而然培养出来了。

他看见自己六哥提到那个人的时候眼里仿佛要溢出来的感情,“小周啊,你知道吗,文州是个好人!他下次再来你就别给他脸色看了啊!他每次都会给我带好多好吃的呢!”

他在心底嘲笑着六哥的单纯,为了吃的就喜欢别人?这未免也太可笑。

他看见自己父皇提到那个人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样子,仿佛在怕什么“小周啊,让你六哥少跟巫师接触。”

他看见六哥和父皇吵过一架,黄少天是和他们父皇相处最好的一个人,结果为了巫师大吵了一架,“老头我告诉你我今天就要去找文州怎么了啊!你给我安排的那些人鱼我都去看了,长得都挺好,可我不能耽误了人家姑娘大好的青春年华吧!我对他们也没什么感觉,讲真,我跟你说我这辈子就赖喻文州身上了!”

“你赖他身上?他未必会要你。”

“怎么会,老头你想多了!你不知道他对我有多好,上次我被你打了之后他就来看我,给我上药之类的,哦对了,还有上上次,我们一块儿去看珊瑚,就是你一直不让我去看的那种,也没什么啊就是个头大了点而已!他带我去好多好多地方玩了,对我也特别好,特别温柔,有一次还为了我受伤了!上次有人来捕杀人鱼,恰好是我上岸那天,文州替我挡了好多枪你知道吗!”

“他也许对每个人都这么好。”

“包括挡枪?”

“那只是看你可怜帮帮你而已。”

“我不信!总之你今天不让我出去咱们就断绝父子关系!”

“…那你走吧。”

父皇终是叹了口气让他出去了,周泽楷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闹得这么严重,但是现在他也无力挽回,他只希望那个叫喻文州的人能不辜负自己六哥的感情。

周泽楷赶在黄少天到喻文州那儿之前赶到,门都没敲就闯了进去,“喻文州,谈谈。”

喻文州被吓了一跳,但是还是好脾气的招待了他,“你是少天他弟弟吧,要不要进去喝杯茶?少天待会儿就来了。”

“谈谈。”

“说吧,你想谈什么?”

“六哥…真的?”

“啊?”

“你们…在一起…真的?”

“我和少天在一起当然是真的,你过来就想问这个?”

“他吵架…和父皇。”

“他和人鱼族国王吵架了?!”

“嗯…”

周泽楷第一次发现这么温和的人也会为了一些人变得如此急躁,“…你自己随便喝点什么,柜子上有茶叶你可以自己去拿,我有事先走了,如果待会儿少天来了你就告诉他我有些事要处理让他好好待在这儿,多谢!”

周泽楷不明所以,“……?”

喻文州毫不客气的撞开人鱼族国王的房门,“人鱼族国王,您到底对我有什么偏见,之前王杰希说要来学法术,结果被遣回家,少天跟我出去您也不情不愿的,我不明白,我究竟哪里招惹您了?”

“就因为你是巫师。”

“噗嗤…这真是我本年度听的最好笑的笑话了,如果我放弃这个职业你就允许我们俩在一起了吧?”

“嗯。”

“那好,从今往后我不再是巫师,你也不用戴有色眼镜看待我和少天了,行吗?”

“那孩子已经跟我断绝父子关系了,早就不属于人鱼族了,你跟我说这些也没有必要。”

“?!”

喻文州火急火燎地又游回去,看见黄少天安好地坐在那儿和周泽楷聊天才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没有做出什么极端的事。

不管周泽楷惊讶的眼神,喻文州抱住了黄少天,拨开他额间的碎发吻了上去。

“……/////”周泽楷背过身选择无视掉自家六哥求助的眼神。

“少天看谁呢?和我接吻的时候还看着其他的人,这不太好吧…”喻文州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黄少天又向周泽楷发出求救的眼光,周泽楷索性一溜烟就游没了影,还顺带关上了门。

他捂住自己的心脏总觉得这口糖来的太快他承受不来,其实周泽楷一直觉得他俩不在一起简直天理难容,当然还有自家三哥和喻文州的那个小学徒不在一起也真是没了天理。

本来以为这事儿就没了下文,结果喻文州给周泽楷、王杰希还有张佳乐等人发了请帖,说是婚礼一定要来。

在去喻文州新家的路上,张佳乐玩弄着请帖,“喻文州结婚了?烦烦该多伤心啊…”

周泽楷白了他一眼,“……”

王杰希听话地听着方士谦跟他讲最近从喻文州那儿学来的法术,还没试几次方士谦就差点没哭出来,“杰希,这个地方你弄错了,难怪这么晕!等等你能别拉着我一块儿晃悠吗,我觉得我快吐出来了…”

叶修有些吃味的看着忙前忙后的蓝河,“小蓝你今天怎么来了,帮忙布置婚礼的?还是你要跟文州结婚啊?啧,要是是你和文州结婚的话话痨该有多伤心啊…”

蓝河没好气的往他嘴里塞了块糖,“叶神你还是别说话比较好…”

方锐盯着自家林大大看了半天,林敬言都被他看怕了他还在看,“锐锐,看什么呢?”

方锐揉了揉盯久了有些疼的眼睛,“看你眼里有没有我。”

林敬言也没有笑他这个白痴的举动,“看到你了吗?”

方锐做出心碎的样子扑在林敬言怀里,“没有!”

林敬言顺势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心口,“因为你在我心里啊。”

吴羽策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的这些兄弟们了,秀恩爱你们有点节制行吗,这是喻文州的婚礼好吗…

李轩大老远就看见吴羽策他们一行人,冲到吴羽策面前发现他在发呆,“阿策!你在想什么啊?”

“没想你就对了。”

“阿策你典型的口嫌体正直。”

“……。”

“欢迎大家来到我的婚礼现场,今天是我和少天的婚礼,希望你们能给我们祝福,谢谢。”

“诶你们怎么都来了啊我…”

张佳乐看见黄少天说话就怕,当初他被黄少天的魔音给折磨了一个多月,“喻文州别让他说话!”

司仪请的是一向严谨的张新杰,“新郎你是否愿意娶你眼前这位美丽的女子作为你的妻子,并承诺不论贫穷、富贵、健康、疾病都对她不离不弃,给予她永远的疼爱、关怀和包容。”

喻文州不知道怎么被戳中了笑点,“噗嗤…咳…我愿意。”

张新杰还没发觉哪里不太对劲,“新娘你是否愿意嫁给你眼前这位真诚的男子作为你的丈夫,并承诺不论贫穷、富贵、健康、疾病都对她不离不弃,给予他永远的支持、鼓励和包容。”

黄少天早就想吐槽了张新杰这几句话里的毛病了,“我愿意啊当然愿意,不过为什么我是新娘?而且为什么文州是娶美丽的女子?张新杰你压根没改台词吧?”

台下一片安静,“……”

黄少天不明所以,他以为至少张佳乐也会笑出声来,结果发现坐在最后面的韩文清盯着前面那一堆人的眼神不善,黄少天看着一堆人憋笑憋的脸红,他觉得韩文清真护短。

“新杰你们继续…”

“嗯。”

匆匆结束了婚礼的流程,一堆人闹着要闹洞房,黄少天就不明白了,这洞房有什么好闹的啊!喻文州也任他们闹,黄少天和他们玩累了就扑在喻文州身上,弄得喻文州都有种儿孙满堂的错觉。

“闹够了吧,接下来的洞房就别看了啊!”喻文州反锁了门看着黄少天无处可逃的样子觉得好玩极了。

少天,现在你无处可逃,以后你也别想从我身边逃走了!

喻黄篇end

感谢阅读♡

情人节快乐!

还想写林方篇叶蓝篇方王篇之类的orz

评论(17)

热度(58)

  1. 略略略墨筱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