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筱零

喻黄、
叶黄、
黄少天相关。(不逆!)
瓶邪、
黑花、
吴邪相关。(排上。。)
实力甜甜吹!(……)

海的女儿(方王篇)

·我不管我就想把这个系列写完再写黄少今天心好累大结局,总之你们不要对文州的惊喜抱有太大期望,很俗的!

·私设

·不知道该给林方双鬼叶蓝什么设定,有点想把冯宪君写成人鱼国王,然后被叶修气的要吃药x(buni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就请继续往下阅读吧!↑

方士谦离家出走的时候才十多岁,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方世镜娶媳妇儿自己也要跟着娶。

妈的,智障!

他低声咒了句话,因为要去海边散心所以跟在他后面的江波涛有些不明所以。

excuse me?我做了什么怎么就被骂了?

方士谦也意识到有人跟着自己而且自己刚才骂的那句话好像让他误会了,“啊…不好意思啊王子,你知道的,因为那件事所以我心情不太好…”

啊?哪件事啊?刚才我不在场啊!我就出去了一趟发生什么了!江波涛心里波涛汹涌(什么鬼x),面上却还保持着冷静,想了句话出来套上了。

“啊?哦,那件事啊!没事,放心大胆的去做吧,方前辈,我会一直支持你的!对了,不用喊我王子,叫我…小江好了!”因为是宫廷宴会,江波涛就想了这么句话套上去,看见方士谦脸色越来越差,他觉得自己还是闭嘴好了。

方士谦单纯好奇江波涛刚才干嘛去了就随口问了一句:“小江你刚才干嘛去了?”

江波涛心不在焉地回了句,“在啊…”

“…我没问你在不在。”

“啊?那你问的什么?”

方士谦越想越不对劲,“你刚才干嘛去了?”

江波涛低头挠了挠后颈,“去洗了个手而已。”

方士谦看他挠后颈就知道他肯定在撒谎,“说吧,看上哪家姑娘了,我给你把把关?”

江波涛以小的不能再小的声音回话,“不是姑娘,是汉子…”

方士谦不明所以,“你再说一遍?”

江波涛以为他听到了而且还很生气,索性闭了嘴跑到海边去散散心。方士谦一头雾水地跟了过来,没走几步就看见江波涛和一只人鱼待在一块儿说话,还是公的,公的!

他心说:小江你堕落了啊!没想到你喜欢汉子,这我可没办法帮你把关得找国王来了…

转身想跑,结果周泽楷眼尖的发现了,“江,有人。”说完闷进水下溜走了。

“方前辈!”

“小江啊…哈哈今晚天气不错!”

“方前辈别装了,你刚才都看到了吧。”

“嗯。”

“我喜欢他。”

“哦。”

卧槽你喜欢谁告诉我干嘛啊!我又不是你父母!你说了有什么用吗???而且为毛是个男的还他妈是人鱼!哎我去!

“方前辈你别告诉父皇行吗?”

“好。”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就是小狗!”

“真幼稚…”

江波涛对着水下使了个眼色就把方士谦推下去了,“方前辈抱歉!”

周泽楷指了指自己托着的那人,“江,杀人灭口?”

江波涛寻思着给他找了个好工作,“小周你不是说你们那儿有个很厉害的巫师吗?让他去当学徒吧,他会很开心的。”

“嗯。”说罢就把方士谦送到喻文州手上让他好好调教(啊不是!划掉!)好好管教去了。

“你是?”

“你好,初次见面,我叫喻文州,你不用介绍你是谁,我知道关于你的一切,也别问为什么你变成人鱼了,大自然的力量谁说的清呢。总之你要不要跟我学法术?”

卧槽你谁啊我醒来莫名其妙变成人鱼就算了你还让我学法术?!你想多了吧!

“好。”

我居然同意了?

“那你明天就来和杰希一块儿学吧。”

“杰希?”

“哦,是人鱼国国王的儿子之一,王杰希。”

“那我住哪?”

“我还有一间房间你住那里吧。”

“好。”

半夜,方士谦躺在床上迟迟不能入睡,原因是隔壁的响声实在太大了,他不明白喻文州在做什么,好奇害死猫,他偷偷摸摸地跑到隔壁一看。

“唔…文州…啊…嗯。”

“少天,放松点…”

卧槽我听见什么了?!

他转身要离去却被身后一股力量扯了过去,“往这边。”

和那人一块儿躲在房里的方士谦不明觉厉,“你是?”

“王杰希。”

“为什么你两只眼睛不一样大啊?”

“…因为我是要成为魔法师的人。”

“你要成为喻文州的人?”

“…当我没说,你是谁?”

“方士谦。”

“初次见面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我俩挺有缘的啊。”

“呵呵。”

时间如流水般逝去,两个人从初次见面的尴尬渐渐转变成搭档时无话不说的关系。

据当事人王杰希说,他不太习惯方士谦的转型,本来是并肩作战的两个魔术师结果一个变成了奶妈还真挺不习惯的,方士谦倒无所谓,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方士谦盘算着今天怎么整王杰希,王杰希琢磨着方士谦今天怎么整自己,两个人在拐角处脑袋碰脑袋撞上了。

“嘶——杰希你没事吧?”

“没事…”

“那就好!”方士谦放宽心似的舒了口气,继而又小声地说了句话,王杰希没听清但是据口型看来说的应该是“那我今天又可以继续整你了。”

对此王杰希表示,你想多了。

“砰!”

“杰希你用这个扔我干嘛?!”

“你欠抽。”

“你看我对你多好,最多就是在喻文州上课的时候把你的扫把搞丢而已…”

“而已?”

“好吧,其实那天你床上的那堆石头也是我放的…”

“就这些?”

“还有…那天吃饭的时候你碗里的辣椒是我放的…”

“应该还有吧?”

“嗯…杰希你别说了,我知道我罪大恶极行了吧!”

“行。”

“这算是和好了?”

“你想多了,只是暂时的。”

“那你还要我做什么啊…”

“不知道,以后再说吧。”

“也就是说我还欠你一个愿望?”

“嗯。”

“唉。”

“后悔了?”

“有点。”

“以后你后悔的事多了去了,比如认识我。”

三个月后喻黄举行婚礼,王杰希和方士谦都去了,而且两个人作为大闹洞房的挑起者毫不收敛,甚至连喻文州都喊不住他们。

方士谦看见黄少天用冰雨挽了个剑花就要刺到自己,他看了眼赶过来的王杰希说到:“杰希,保护好自己啊。”

王杰希本来想冲上去和黄少天拼了,没想到喻文州拦着他,“你想干什么?”

“别急,少天自有分寸。”

“那你好歹让我看看战况吧?”

“没那个必要。”

“你不敢?”

“罢了,你想看就看吧。”

方士谦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黄少天的冰雨还插在他胸口没拔出来,王杰希瞪眼喻文州,“如果他个好歹…我和你没完。”

喻文州风淡云轻的笑了笑,“呵呵。”

黄少天拔出冰雨游到喻文州身边,“文州你说他俩怎么这么傻啊王杰希不是你的徒弟吗方士谦不也是你的徒弟吗怎么两个人都跟缺了个心眼似的?”

“只要你没缺心眼就行了。”

“嘁我哪里会缺心眼啊!!我要是缺心眼我怎么可能和你在一起?!”

“嗯,你不缺心眼。”

“文州你在看什么呢谁啊让你看的这么津津有味?”

“看他们俩谁先发现这是幻境,还有,谁先告白。”

“诶好吧那我陪你等吧..他们怎么这么慢啊本剑圣好困啊...”

“那你靠着我躺会儿好了。”

“嗯..”

喻黄这边正你侬我侬的,一旁的方士谦已然发现喻文州的计谋了,正笑弯了眼眉,看见王杰希奔过来只得装出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杰希…”

“士谦你别说话,我说了…你认识我是你会后悔的一件事。”王杰希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看得方士谦哭笑不得,憋笑憋的连肩都在抖,王杰希看他不急不慢的态度,估摸着自己是被骗了,看见喻黄一个躺在另一个身上睡的正香的时候他就确定了这个想法。

“破。”

喻文州说完这话,方士谦身上、冰雨上、周围海域的血迹就跟没存在过一样,通通消失了。

“…你骗我?”

方士谦抓着他的手真诚的说:“我也不知道被骗了啊!”

王杰希瞥他一眼,随后转身游走,“呵呵。”

“杰希你别生气啊!”

“……”

“你不说话就和周泽楷没区别了吧?”

“哦。”

“杰希你真生气了?”

“没。”

“我哄哄你怎么样?”

“不吃这套。”

“不吃也哄。”

“…唉,原谅你了。”

“太好了。”

“你干什么!”

他蜻蜓点水般吻了吻大魔法师的脸颊,大魔法师恼羞成怒游的更快了。

“年轻人就是好,真有活力。”叶修捋了捋不存在的胡须冲着坐在他旁边的蓝河说到。

“说的跟你有多老了一样。”

“那也比他老。”

“……”

方王篇end

感谢阅读♡

评论(30)

热度(31)